<var id="Snh"></var>
        <table id="Snh"></table>
        <samp id="Snh"><kbd id="Snh"><div id="Snh"></div></kbd></samp>
        <optgroup id="Snh"></optgroup>
        <var id="Snh"><em id="Snh"></em></var><progress id="Snh"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<table id="Snh"></table>
            <table id="Snh"><label id="Snh"></label></table><progress id="Snh"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Snh"><var id="Snh"><label id="Snh"></label></var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<table id="Snh"><samp id="Snh"><del id="Snh"></del></samp></table><table id="Snh"></tabl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Snh"><label id="Snh"><kbd id="Snh"></kbd></label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ptgroup id="Snh"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blockquote id="Snh"></blockquote><var id="Snh"><option id="Snh"></option></va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elect id="Snh"><noframes id="Snh"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ptgroup id="Snh"><ol id="Snh"><legend id="Snh"></legend></ol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ptgroup id="Snh"><label id="Snh"><option id="Snh"></option></label></optgroup><optgroup id="Snh"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Snh"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785章 永别-卧龙赘婿太子饭-笔趣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御从治学堂中走出来时,一阵大风吹来,拂动他的衣衫袖袍,门外的树木枝叶和底下的树影也是一齐晃动了起来。  汪主事在昨日,也就是他出玄府那一天,死在了自己位于学宫外的精美宅院中。  其人似是服食了大量用灵性异怪血肉制成的秘药,和自己的一名宠妾死在了一起。据说发现尸体的时候浑身通红,就像刚才从蒸笼里抬出来一样。  他总觉得汪主事的死和自己拜学贴被其人拿走这两件事,似乎有什么联系。  根据宋辅教的说法,汪主事当日拿走帖子时,对他唾骂不已,似是因为不忿他以自荐入的学宫,认为他是投机取巧的人,没有资格在学宫里学习,故才如此做。  可其人要真是想阻止他,那只需把拜学贴暗中处理了就好,如此既能耽误时间,事后查证起来也能推脱,而若只是想表达自身的态度,那当场撕了贴子也是可以,又何必非要将之带走呢?  其人是不是还有什么其他用意?  他转了转念,从宋辅教嘴里得知,汪主事这个人比较喜欢读书,有事没事的时候就去宣文堂喝茶,于是他想到了一个人,或许能从其人那里得到一些较为正确的判断。  思定之后,他迈步行去。  半刻之后,他来到了宣文堂中,在三楼上找到了这里的管事屈功,他与这位虽只见过几次面,可是互相间比较谈得来,客套几句后,就向其打听起汪主事的事来。  屈功撇了眼大堂下方走动人群,道:“张兄,我们换个地方说话?!?br/>  他将张御请到了一间光线充足的茶室内,叫助役沏上了两杯香茶后,挥手让其下去,他半靠在座下藤椅上,笑道:“汪兴通这个人喜欢读书的消息还真是有不少人知道,今天已经有两三拨人来这里打听他了,张兄想问什么尽管问,我知无不言?!?br/>  张御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,略略一思,就把当日自己的拜学帖被汪主事拿走的事情复述了一遍,最后道:“我觉得这件事中有许多古怪,只我与汪兴通之前从无有过接触,在屈兄看来,其人之所为,当真是因为看不惯我这自荐进学之人么?”  屈功直起身,用手转动了一下杯中的茶匙,随后抬起头,道:“学宫里的确有不少人死抱着老规矩不放,他们对那些非是‘正途’进学的人自然是瞧不起的,可汪兴通这个人,却从来不是什么古板正直的君子。早年他为了赚润笔费,报馆里不少贬损时局的文章就出自他手,主家让他说什么他便鼓吹什么,今天倒向这家,明天倒向另一家,毫无立场可言,他也从来不拿道德君子来标榜自己?!?br/>  他玩味一笑,“而这样的人,突然却站在道德君子这一边了,那肯定不是看多了书的缘故?!?br/>  张御思索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  屈功端起茶盏,对着上面漂浮的茶叶轻轻吹了吹,又道:“其实要扣下张兄的拜贴很简单,汪兴通在治学堂主事十年,深谙文书关窍,他要真的想拦你,随便找一个贴书格式上的不妥,就能把拜学贴打回去,还叫你说不出理来,然而他明明可以用这种手段,可却偏偏选择了这样一种看起来最为粗暴笨拙的,却又毫不讲理的方式,这并不像是一个老于事务多年的熟手所为?!?br/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页面地址:www.solovepet.com/txt/197289/59639710.html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精美评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omments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山川琴美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见斯人相思夜如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国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谁伤害了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铃置洋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早还家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可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今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热门推荐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第633章-爱似骄阳甜又暖怎么样-笔趣阁 第888章 真的治好了!-无极神医小说简介-笔趣阁 第785章 永别-卧龙赘婿太子饭-笔趣阁